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落叶长安 > 山水
缱绻长安 相思未央(图文)
时间:2011-03-30 22:34: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佚名

 

    喜欢西安,是第一眼看到它时,中毒着魔般喜欢。
 
    西安有一种古味。记得那是一个微凉的秋季,我第一次登上城墙,秦砖汉瓦的建筑,流淌着帝王的恢弘,透逸着王者的威仪,任岁月沧桑,铅华殆尽,丝毫退不了几代王朝的辉煌颜色和泱泱神韵。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的街道,我仿佛回到盛唐的旖旎,看到盛唐的繁华,第一次,莫名其妙,我泪如泉涌。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喜欢叫这个飘逸着古味的数代国都为长安。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想看看历代帝王的陵墓,想穿过岁月的隧道,感受当年帝王的威仪。
 
    也是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这里的民间,喜欢当地降调结尾的方言飘过梧桐树,飘向巷子深处;喜欢秦人胸腔里发出的荡气回肠的秦腔声韵,喜欢这里的男人血气方刚,女人皮肤瓷白,阴柔细腻。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向往着邂逅器宇轩昂的关中男人,和他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嫁给他,就在长安扎根落脚,过这种古意飘荡的生活。
 
    第二次,来到长安,我带着伤痕,带着失落,带着对前途未卜的迷惘。然而,让我感恩的是,我邂逅了意念中的人。从他眼神掠过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底升起一丝暖意,我的心被他击中,我知道,这场相遇,注定一生的缘分;这个眼神,会陪伴一生。
   
    那天,我们漫步在长安的街道上,柔风轻抚,夜色朦胧。隐隐绰绰的灯火朦胧阑珊,如梦似幻,如甘甜的酒一样让人沉醉。就这样,一条街道,又一条街道,走了很久,很久。那一夜,我好似盛唐的一位女子,和自己心仪的人走完了一个艳丽的唐朝,走了灿烂绵长的一生。那一夜在我的心中永远的继续着,没有尽头,永不终老。那明艳的灯火永远亮在我的心中,温暖地照耀着我走过了一程又一程。
   
    从此,思念就像鸦片一样,将我的心吞没,这一场短暂的爱恋,焚身焚心,沁入肺腑。孤寂的思念,是我一生的态势;绵长的牵挂,是我的别无选择的选择。
   
20071213232712858_2.jpg
 
    我艳羡张爱玲投奔胡兰成,放下红尘的一切,义无反顾投入到爱情之中;我羡慕陆小曼,敢以挑战观念、挑战尊卑,投入到情人的怀抱;我嫉妒三毛的洒脱,不惜万里之遥,在荒芜的撒哈拉沙漠追随荷西,最终毁灭自己,成全真爱。
 
    可我,只能在心中憧憬,现实中,还是灰头土脸的过着自己即不惊艳也不倾城的流俗生活。一天,又一天。
   
    此后,我每次去长安,紧紧收起自己的感觉,不敢轻易打开,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分,让那种深入骨髓的相思,蔓延、疼痛、纠缠。
   
    长安,以及长安的一切,已如一个玻璃梦境,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我把它们放在心底,柔柔地、暖暖地放在心底,从不轻易示人,从不向世间提起。
   
    一地相思两处凉。我沉溺,我甘愿。
 
 我不知道这样的痴迷和相思是不是一道最美的风景。后来的许多日子,每每被无奈、逼迫、摧残到没有有立足之地时,我在无人的角落,打开我的梦境,暖暖地如婴孩般沉溺于我的梦中,让它抚平我的伤痛,按摩我受伤的灵魂。我希望就这样沉醉,永远,永远。

 我不知道这样的缱绻相思会有多长,会是一生,会到老吗?我不知道我的心灯,会不会一直这样灿烂地温暖着我。白居易有“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而我希望,这份思念能够绵长恒久,没有终老,到无涯,到没有尽头。

                                     (责任编辑 林洛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