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圣无常师 > 学子
今夜,西大有雨 (原创)
时间:2013-09-11 15:16:22 来源:潘栋 作者: 潘栋

       今夜,西大有雨,在飞扬,浸润玉兰花的苞儿。点滴入窗,打湿雨的心情,落到斑驳的青砖灰瓦上。我披一件薄裳,远眺去,似乎望见东方微微光亮。

酸之篇

儿时萌芽的期盼,“博古通今适于世用,砥德砺行报以国华”之庠序通才,却被风雨如晦的年代渐渐侵蚀。

1900年,八国联军的枪炮轰入北京,曾今不可一世的慈禧太后却带着光绪皇帝,抛下一城的子民,一夜狂奔几百里,惶惶乎如丧家之犬从北京一路逃到古都西安。那时的她才幡然醒悟,是时候颁发诏令废科举,办新式学堂,维新革命了,以挽救这个风雨飘零,岌岌可危的国家。

次年,西大的前身陕西大学堂,就在这样救亡图存的历史大背景下诞生了。宛如黑夜终于迎来了一缕熹微的晨光,它打破了陕西当时沉闷僵死的时局,给闭塞日久的西北大地带来了新气象。却不想历史最无情,始终将西大置于泥泞坎坷的道路上,风雨浮萍,辛酸不已。风云变幻,政权更迭,使得曾今绿影婆娑,育语潺潺的校园沉寂了整整十年;军阀混战,争权夺利,教育在军队后面踉踉跄跄,马蹄的尘土中西大蒙受着灭顶之灾;此后更是南迁北徙,频频降格,这所学府流淌的“陕源”也因此恢恢湮灭。

苦之篇

成长时的理想,“学风当绍横渠之大,文化求复汉唐之隆”,在纷纷扰扰中举步维艰。

是时已是国共之争的尾声,国内大局已定,而刚刚安定下来的西大却站在了生死抉择的路口。一方是南迁成都的催促,另一方是坚守家园的游说,历史再次使西大置于迷茫之中,迁校与护校之歧愈演愈烈,部分师生出走他乡。

至于新中国以后,院校调整的风波,使得西大四分五裂,只留下了文理科少数几个院系,在这次大变动中西大可以说是元气大伤。然而,风潮一波又一波,十年动乱,西大与祖国一起跌落苦难的深渊,学校变得毫无秩序,经费短缺…多少西大人曾在那些苦难岁月中留下泪水。

咸之篇

翻开历史泛黄的页卷,品味先哲不朽的奋斗,咀嚼每段惊心动魄的岁月,一代又一代壮志满怀的先驱在历史长河中乘风驭浪,成就了西大智慧的美名;一批又一批光辉熠熠的名字刻上了荣耀的历史长廊,凝聚了西大“公诚勤朴”的精神。那一个个思索的背影,早已化作传奇。

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情怀?我似乎看见了在清王朝腐朽的统治下,那些忧国忧民的师生,为民主自由奔走疾呼,抛洒热血;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的奉献?我似乎看见了在侯外庐的领导下西大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四大院士,“五老二寿”,如雷贯耳。在没有财政支援

的境遇下,地质大师张伯声毅然担起重任,为新中国培养出了第一批石油人才,为西大赢得“中华石油英才之母”的赞誉。而后,何炼成带领弟子们为西大争得了“经济学家的摇篮”的称号…是穷究真理的执着追求?无论是为物理事业奉献到最后一刻的侯伯宇,还是数学天才王戍堂,还是追溯生命的舒德干,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是才华横溢的文人?我似乎看到西大作家群正用他们的文字启迪一代又一代人…

我心中默默地追念过去,她经历百年历史的风霜岁月,她曾在屈辱的历史中站起来;她曾为保护圣洁家园,付出过沉重的代价;她曾在沧桑巨变中痛苦煎熬。但她却没有因此沉沦,而是依托西北地区资源,为国家西部大开发,传承中华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洒下了无怨无悔的汗水。

甜之篇

岁月流转,花开花谢,校园里又穿行着一批新的翩翩少年,学长们用热情的脸庞,传递着他乡故知的温暖,驱散了远离故乡的孤独。

依稀记得刚踏入西大校园的那份心情。无论是道旁葱郁苍劲的大树,还是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都能让人深刻感受到她的朴实无华和厚重浓郁的历史。

我并不是宿命论者,然而却相信,有意或无意间,在葱葱的中央大草坪中,在肃穆的礼堂红砖里,在高大的科技楼下,每个学子身上都有西大独特的风骨——公诚勤朴。那无法言说,却又真真切切存在的东西。它通过自习室里的满满人员,早晨傍晚运动场的喧闹,图书馆里明亮的灯火,上下课时主干道的人流,无声无息地刻进学子们心中。也许,车水马龙的都市喧嚣将你卷入其中;也许,灯红酒绿的夜夜笙歌让你流连忘返;也许惊险刺激的网络游戏使你沉浸不已;也许,...有太多的也许,能够遮住你的双眼,诱惑着你的灵魂,忘记良心和理想。然而,来到西大后,你会发现,古朴的西大一开始就给你指明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一条鲜有人问津的道路,能够让你在生命的末尾,真正无悔于逝去的年华。这条路便是公诚无私,兢兢业业,追求卓越,以身许国。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选择上这条道路。只要心之所向,就能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

我们已背起理想的行囊,在知识的荒原流浪,把梦想扛在肩上,在雨点穿透土壤的每一瞬间,我甚至听到先哲们的呼喊,赋予我们的使命与方向。

漫步在西大的校园,今夜无法入眠,因为雨在飞扬。至于明天,路,还在脚下。

物理学系 潘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