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香满庭 > 墨迹
毕业周年祭
时间:2012-05-30 13:25:49 来源: 作者: 紫妗香蔓

时光好快,还没来得及转眼又是一年,只不过,这一年既不同于以往走过的成长中任意一年,也不同于未来将要经历的另一年,一年就是一年,毕业一年。无论从哪里毕业,学到了什么,大学是不是赋予了我想要的片段,人生因为四年的象牙塔生活而逐渐完整,站在一年后的角落里回头张望,从前的日子,真的好美。

    我想念摇摇摆摆的上铺,还记得离开之前说过要在床脚偷偷留下纪念,等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偶然和当年的自己一样顽皮的同学发现,或者,在很多年之后回到原地,亲自去发掘曾经一时冲动遗落的痕迹,尽管,最后那天,我什么都没有做。

    我想念蚊子横行的寝室,还记得没有双面胶纱窗的日子里,几乎尝试了所有灭蚊方法依旧遍身红点,总想要发明一扇随意拆卸的纱窗抵挡蚊虫,或者,为两面张开的蚊帐安上拉链,贩卖给每一位遭遇虫咬的同学,尽管,直到毕业,我依然没有开创这一番防蚊事业。

    我想念凉风微弱的吊扇,还记得每一年初共同清洗的默契,自己带的螺丝刀,一起搭的登高台,在洗衣池边亲手刷净每一根铁丝上的灰尘,再一点一点安装回去,然后,每个人又有了自己的小电扇,小小的寝室,一共有五个电扇,尽管,我的那个,真的很少用到。 我想念凳子上的饮水器,还记得一个人买水的时候,宿舍楼阿姨一眼看穿我的无奈,好心找来一位大叔或者另一位同学帮忙搞定,五加仑的桶装水真的很重,可是室友就是可以一个人搬上去,而我不行,所以,毕业之后,我开始一个人在家里尝试。

    我想念门背后的计分表,还记得阿姨总是在不叠被子的时候出现,每周几次,毫无规律,四个小孩会傻傻为满分高兴,也会偷偷为失去0.1分抱怨阿姨的突袭,然后约定每周一次大扫除,尽管,几天之后,又找到各种借口延迟清场。

    我想念胡乱延伸的网线,还记得天花板上用透明胶带固定的线圈,总是担心它支撑不了多久会突然落回地面,胶带贴了一遍又一遍,房间有点乱,不过能够上网就很高兴,即使有时下载速度真的很慢,现在,一个人用无线网络,找不到那时的满足感。

    我想念衣柜里堆放的课本,还记得每次上课前鸡飞蛋打的翻腾,总要掏出最后一本才符合课程表上的标记,作业本写着“占座”,笔记本画满涂鸦,只有考试前一天深,终于肯认真翻完整本书,现在,没有了考试,课本却整整齐齐摆上书架,落满尘埃。

    我想念重心不稳的塑料凳,还记得挂上书包它就向后倒,没学会瑜伽却总是盘腿坐在上面维持平衡,像一只身体扭曲的大虾米,天它太冷,夏天会闷热,可是,它的背后写着我的床号,逐渐习惯辨认自己的那一只。

    我想念关不严实的阳台门,还记得为了防止蚊虫贴的旧报纸,一层一层又一层,有一种报纸糊门的无奈,好在真的堵住门缝挡住不少微型杀手,晚上日光灯上停泊着许多向往光芒的飞蛾,慢慢由害怕转为假装不见,然而,现在看到还是会莫名紧张。

    我想念一台笔记本的电影院,还记得用字典垫高电脑的小心翼翼,搬来凳子聚在一张床前看影片,无论谁演,不管剧情,关了灯大家都很快乐,屏幕不大,音效不好,却总为了奇奇怪怪的评论笑成一团,尽管,早已忘记看的是什么电影。

    我想念通宵达旦的应急灯,还记得临近熄灯的慌乱,偷拉电线,四处觅光,一盏灯照亮四个人,报纸铺垫的地板上,简易小桌摊满考试用书,光线惨惨淡淡,却被分享的咖啡零嘴温暖成人造阳光,虽然,试卷上的题目还是一问三不知。 ……

    我想念很多事、很多物、很多人,以至于把好好的文字记录得语无伦次,是谁说过,我想念的不是那些事、那些物、那些人,而是一段从未在记忆里真正落幕的岁月。一年前的这一天,我告别大学生涯独自离开,行李箱拖曳在身后,不忍回头,她们和他们,分散在天涯。毕业一年,想在梦里,未来未找到,只有这份想念,真真切切,每一分每一秒吞噬内心,亲的你们,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