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香满庭 > 墨迹
文化在白鹿精魂中的光色
时间:2013-12-19 16:27:23 来源:原创 作者: 王倩

“很古很古的时候,这原上出现过一只白色的鹿,白毛白腿白蹄,那鹿角更是莹亮剔透的白。白鹿跳跳蹦蹦像跑着又像飘着从东原向西原跑去,倏忽之间就消失了。庄稼汉们猛然发现白鹿飘过以後麦苗忽地蹿高了,黄不拉几的弱苗子变成黑油油的绿苗子,整个原上和河川里全是一色绿的麦苗。白鹿跑过以後,有人在田坎间发现了僵死的狼,奄奄一息的狐狸,阴沟湿地里死成一堆的癞蛤蟆,一切毒虫害兽全都悄然毙命了。更使人惊奇不已的是,有人突然发现瘫痪在炕的老娘正潇洒地捉看擀杖在案上擀面片,半世瞎眼的老汉睁着光亮亮的眼睛端看筛子拣取麦子里混杂的沙粒,秃子老二的瘌痢头上长出了黑乌乌的头发,歪嘴斜眼的丑女儿变得鲜若桃花……这就是白鹿原。”

陈忠实先生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中白鹿的形象,是整个作品中的基本意象。这只白鹿,犹如西方神话中的太阳神,把幸福和光明带给整个白鹿村。他是人性的化身,神性仅仅是它的外壳。白鹿精魂对高原上万物的再生,对毒虫害兽的消除,预示着这种精魂具有一种拯救的神力。作品中白嘉轩那种为民请命,为仁为德的行为规范,是与白鹿的这种拯救意识一脉相承的。

作为封建阶级的人物,白嘉轩却组织“交农”反抗国民党横征暴敛;他跪在田福贤面前为被捕的农协骨干求情;“四.一二”政变后田福贤还乡他又是唯一不低头问候的一个;国民党叫他儿子当甲长他则以进山躲避来对抗......这一切并不是这个人物的“革命性”,而是他“顺时利世”,“学为好人”,等白鹿精魂支配的结果。“仁义”是他的生活信条,他修祠堂办学馆,对长工鹿三的兄弟情义更真挚动人。他以正祛邪,以柔克刚,以德报怨,出于他对自己生活信条的自信。他对打断他腰的黑娃和长期与他较量的鹿子霖的营救,完全出于他不计个人恩怨的至诚。他门上刻的“耕读传家”,更是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法宝,所以他腰刚好就吼着秦腔欢快地下地犁地。他正直自守,定下的族规乡约不仅对人,更以律己,他杖责淫乱的小娥,更狠鞭孽子孝文。他在造塔镇妖和求神降雨时超人的举止,把他历经磨难宁折不弯咬钢嚼铁的个性表现地淋漓尽致。正是这种精神上的自尊和威严,正是这种端直倔岸的脊梁,这种白鹿精魂,支撑了白鹿原,也支撑了我国几千年的封建主义大厦。

然而与白嘉轩相对照的鹿子霖则更多显示了与白鹿精魂相反的一面,和旧文化的衰败和没落。鹿子霖牢记“勺勺客”老太爷“中举放炮”的遗言,热衷于仕途经济,终于当了下辖十个村庄的“乡约”。他与田福贤倚势持强,鱼肉乡民。顺利时小人得志,倒霉时心灰意冷。他淫乱成性,长得像他的“干娃”可坐三四席。他趁人之危霸占小娥,又唆使她勾引,报复白孝文,暴露了他下流恶毒的本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急功近利,放纵欲望,是鹿子霖的人生写照。相背与这种白鹿精魂,他日后结局的岂会好到哪里。

白嘉轩说自己是凡人,姐夫朱先生是圣人。的确,在整个白鹿原,甚至于整个关中,最有声望,权威的人不是白嘉轩而是朱先生,最好阐释白鹿精魂的也只有朱先生。他是位清高儒雅,洞察时事,预言未来,不入仕却又从不忘政治的乡贤和哲人。他博学多闻而且有历史眼光,他曾整饬民俗乡规,也曾试图从军抗日并预言共产党必得天下......他是白鹿原人们心目中的精神领袖,而他行为的怪癖以及预言的准确又使他蒙上一层东方文化神秘玄妙的轻纱。这正像是白鹿原上的那只的白鹿,神秘莫测。

白鹿精魂的化身朱先生,白嘉轩,白灵,是光明的使者。他们集善良,仁爱与一身,集传统美德与人类先进文明的知识于一身,把白鹿精神广施于人。白鹿精魂是一种“人”,“神”一体的精魂,值得我们代代相传,使其永不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