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掠影 > 掠影
窗外的雨又停了
时间:2014-05-27 15:23:08 来源: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考古系 作者: 孙晨

(编辑 刘明)窗外的 雨又停了,听了一夜还是听不倦,此时疲惫虽然已经压住了我,到还是睡不着。子由啊,我的兄弟,你在何处呀?是否也能听见这雨声?别人叫我东坡,称我豪迈,可又有几人知道我的心酸?从寂寞的黄州到荒凉的海南,我写了许多豪放有力的诗歌,可那只是我的外表,内心的无线悲伤只能苦苦咽下,美丽的诗篇是世界的财富,但对于作者确实天大的不幸,因为只有经历了不幸、经历了贬谪,仕途无望,才有真实的感受,才有闲时间吟诗作赋。永叔不就是这样吗?柳七也是吧,还有前朝的李太白杜子美,哎!

文人意趣,竟是在苦难中诞生的。黄州的日子,除了每月从官府领些粮食麻草让下人换成钱外,根本没有什么工作。国朝不杀士大夫,朝廷优待我们文人,就给我们闲职养着我们,但这确实造成了冗官,介甫任相期间也这么说了,不过他竟没有成功,可我却被贬谪了,还好在黄州有许多门生故友前来探望,佛印鲁直,我们去过几次游玩,寄情山水忘却悲伤,谈诗论画好不快活。近处有一处山崖,我把他当作赤壁,遥想当年情景写了两篇赤壁赋和一首念奴娇,学生朋友们觉得好就抄去看了,而今也流行了开来。唐人杜牧之的也来过赤壁吧,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我觉得略有感伤。

鲁直会有的,佛印也是过客,到寒食,好不寂寞,只能写诗自娱了,回想起我这么多年来的诗场官场,辉煌不过几日,自由的副宰相当了也不久,我们兄弟俩就隔着海峡相望了。那个中秋里,与文人们饮酒,到了半夜,赏月,忽的响起了笛声,王洁摩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出现了,想起了远方的子由,我们兄弟俩几年没见了,趁着酒兴写了首《水调歌头》这一点思念权当给了明月,托他送给子由吧。

黄州的那个寒食,竟是那样惆怅,我一个人走来走去,最后拿起了笔,写了首诗,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写完之后,情感愈浓,我想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怎么能够长久生存呢?罢了,罢了,与其消极面对,还不如积极享受生活,过了一两日又来了几个书生几位先生,互相笑谈,也豁达了不少。那天随手写的《黄州寒食诗帖》给人看了,不知道被谁称作天下第三行书,真是有愧,我怎么能够名列王右军与颜公后。

罢了,罢了,介甫既不用我,君实当器重我,只是因为我说了几句实话吗?哎,都是为了苍生,为了朝廷,何必呢?于是我有被贬了,海南的风浪好大,这地方荒凉得很,想必后世的君王也会把文人贬谪到比吧。

窗外的雨声又响起了,疲倦笼罩了我,我昏昏入睡,梦见子由,梦见鲁直,梦见介甫,也梦见了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