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名人掠影 > 论道
戛纳影展亦有丑闻 但丑闻在电影之外
时间:2012-05-25 13:55:21 来源: 作者:

由韦斯·安德森导演、爱德华·诺顿主演的《月升王国》揭开本届戛纳的帷幕(图为剧照)。阿伦·雷乃、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大卫·柯南伯格等名导均有新片角逐“金棕榈”。
由韦斯·安德森导演、爱德华·诺顿主演的《月升王国》揭开本届戛纳的帷幕(图为剧照)。

 

  专访戛纳电影节总监迪耶里·弗雷茂

  “挑衅”不是戛纳的选片原则

  南方周末:有人形容65年来,戛纳打造出充满魅力的动人形象,然而它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地方。今年是戛纳65周年,你如何看待戛纳的动人和残酷?

  迪耶里·弗雷茂:是的。戛纳是一个令人痴迷之地——同时也很危险。你可能从一分钟到下一分钟(或者一场放映)后就变成上帝或者奴隶。

  在戛纳,我们拥有全世界的媒体,和世界上最有经验最苛刻的观众。也正是因此,被戛纳选中显得无比珍贵。有很多因为戛纳而获得成功的电影故事,比如《艺术家》。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

  南方周末:戛纳电影节选片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挑衅”,你同意这种评价吗?为什么?你会怎样形容?

  迪耶里·弗雷茂:不,这是完全错误的观点。戛纳的传奇历史中的确有许多丑闻记录,但电影节本身从来没有想要如此。丑闻来自别处,而不是戛纳影展。艺术家们是自由的,充满创造力的,艺术家的责任就是挑战极限。戛纳电影节对社会发展需要的这种边缘精神给予了尊重。譬如说,女权主义者们正在制造新的辩论,指责我们说今年没有选择足够的女性导演——这种指责是错的。之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南方周末:但也有人认为,华语片近年来无缘主竞赛单元,是因为不够“挑衅”。

  迪耶里·弗雷茂:完全不是。我们选择影片的依据是影片质量,尤其是执导水准,挑衅和这些没有任何关系。此外,近年来,很多中国影片都出现在我们的官方选片单元中,其中当然也包括娄烨的作品《颐和园》。

  娄烨对社会的关注充满热情

  南方周末:2012年娄烨的新片《浮城谜事》进入戛纳“一种关注”单元,这是10年来他第四次入围戛纳。你觉得他被戛纳持续关注,是因为什么原因?

  迪耶里·弗雷茂:他是中国现在最优秀的电影人之一。

  南方周末:你如何评价他的这四部电影?

  迪耶里·弗雷茂:娄烨的作品神秘而令人痴迷。至于他的新片,可以说娄烨重新回到中国拍摄了一部相当现代的作品,将今天的年轻人推上舞台。他对社会的关注充满热情,正是因为此我们喜欢他,同时也因为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导演。

  南方周末:他的新片《浮城谜事》是否因为回归大陆主流电影市场,而降低其在国外的影响力?

  迪耶里·弗雷茂:对此我一无所知。如果影片受到喜爱,它就会获得成功。是否在体制内拍摄对此没有任何影响可言。

  质量低下的3D电影谋杀了3D

  南方周末:关于3D技术,好莱坞的技术世界第一。但包括获得奥斯卡多项提名和奖项的《艺术家》、《雨果》,都是对胶片时代的致敬。你如何看待电影从业者对3D技术这种矛盾的态度?

  迪耶里·弗雷茂:首先,《雨果》和《艺术家》是两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我想这是它们获得成功的惟一原因。其次,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也许让很多人到看似更加舒适的过往里寻找避难。而实际上,两部电影的主题都是有关痛苦和艰难的命运。

  南方周末:你是否知道,中国政府2012年2月宣布将影片的进口数量增加了14部,同时提出了一个技术性门槛:必须是3D和IMAX。你如何看待这种引进指标?

  迪耶里·弗雷茂:我对这一措施不清楚。我觉得这太具约束性,否则中国的观众可以看到许多既不是3D,也不是IMAX的优秀影片。

  南方周末:你曾对媒体表示过赞成3D新技术。你如何看待这种新技术与电影内容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你认为它们应该如何相互促进?

  迪耶里·弗雷茂:3D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使得电影重新得以创造。但是电影不应该仅止步于3D。杰弗瑞·卡森伯格(梦工场动画总裁)说质量低下的3D电影谋杀了3D,我完全赞同这一观点。无论是默片、有声电影、彩色或者黑白影片,都应该呈现出好作品来。我对这一切保持乐观。